請尊重事實:有些文章,可看,但請別 share

我很少把我的結論放在文章題目中,而且近年我也很少寫批評時下風氣的文章了。

不過,這次的問題,我已經放過很多次沒有寫,希望正在做的那些人會自動收手。但近幾天看來,就算方丈發火,有些人仍是死不悔改的。

我絕對支持打擊 BuzzHand 此類稱為「內容農場」(content farm) 的網頁,原因相信亦不必我多說,只是這幾天 Facebook 上的花生就已經多到食唔落。不過,我發現很多文章都集中解釋偷文章的知識產權問題,而對 content farm 帶來的另外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卻未見有人著墨太多。

這個問題就是,我們必須尊重事實。

其實不單止 content farm,這個問題早已發生在未有 content farm 甚至連 Facebook、Xanga 也未出現的年代:利用網絡散播謠言。所謂謠言,就是一些明知是虛構的、或者是沒有證據的對於人或事物的指控。在香港網絡上最為人所熟悉的莫過於關家姐潮文,我亦無需在此重複。當年這篇潮文每個月都會拜訪我們的 Email 幾次。

Facebook 的「share」是非常方便的工具,同時也是令這些謠言以指數速度極速流傳的原因。而我們很多人,經常有意或無意地成為了幫凶。例如一些所謂「名人金句」很多根本就是假的,該名人根本沒有說過這句話;有些「冷知識」例如什麼什麼時候會發生九星連珠影響地球磁場帶來世界末日;就連剛發生的月全食紅月亮,我也見到有一篇文說什麼紅月亮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奇景…… com’on,多點抬起頭,看看我們周遭的大自然吧。

而其中我最感到憤怒的,是一段流傳已久的所謂「愛因斯坦小時候在學校裡與教授辯證上帝存在」的片段。老實說,為了這段影片的真偽我在很多年前已經與人開火不下數十次。本來我以為我已經花盡心力,沒有力氣再糾纏於這個問題上。可是在這幾天我又再看到有人 (而且是律師,專業人士) share 這段影片,令我不得不再次借這個例子,借題發揮一下。

[對於這段影片不清楚的讀者,詳細可參考朋友的文章:《愛因斯坦證明了神存在嗎?》]

第一,只要稍為 Google 一下,就會發現除了這段影片的分享者之外,我們根本找不到任何文獻證明愛因斯坦有過這一個故事;

第二,片段中的邏輯,基本上可以 100% 倒轉使用,用來證明上帝不存在。

我不會去猜測 share 這段影片或者其他謠言的人,他們的動機是什麼。不過,我觀察到一個現象:我們往往對於自己本身熟悉的專業、事物或範疇,都會有一種本能上的保護態度。我不否認因為我本身的專業是科學,所以才對這個例子反應大。我也不否認香港人生活壓力大,有時候看看這些東西輕鬆一下,有何不可?

當然,看看沒有問題。不過要看謠言也應該看原作者的,別幫助 BuzzHand 之流賺廣告費,你知道你的每一個 click 都在幫他們賺錢嗎?當然,很少寫謠言的人會公開自己大名的。

很老實,我平時都會看星座,但並不是因為我相信星座占星,只是有時候想輕鬆一下,笑一笑。不過,我絕不會 share 這些偽科學;只是看,不會影響到其他人,但我一 share,就成為了散播偽科學和謠言的幫凶。

我觀察到,很多時候我們在保護自己的專業的同時,對其他的專業卻擺出一副「我只是 share,我有我的自由!而且我不是這個專業的,其他專業的事情我管不了!」的態度。

我認為這是非常反智的一種態度。請大家認真想一想:對於我們自己熟悉的專業,我們也如此認真對待事實,為何對於我們不熟悉的其他範疇,我們卻大搖大擺地 share 這些沒有證據的、不知道真偽的、或者甚至是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消息?對於我們不熟悉的事物,我們應該更加小心謹慎,因為我們往往缺乏知識去分辨這些專業以外事物的真偽。

也有一些人,以為自己是某某專業,就擺出一副高高在上、我知道一切的態度。我只能說,一個真正認真對待知識學問的人,是應該有一種「我知道得越多,就發現我知道的其實非常少」的謙虛態度。懂得認錯、承認自己的不足,就是真正的智慧。

承認自己的無知和對世界保持著好奇心,是進步的動力,並不是什麼羞恥的事。不承認自己的無知、拒絕認清事實,才是真正的羞恥。某某律師師兄,別人提點你,是好心,希望你改過;但拒絕承認錯誤,你是在侮辱你自己。我們?食花生而已。

所以,尊重原作者,請 share 原文;也請尊重事實,有些文章,可看,但請別 share。

延伸閱讀:

《愛因斯坦證明了神存在嗎?》 – 亞問

《2015星座命理拆解》 – 思前想後 thinkpsyc.

《無知的價值》 – 余海峯

《論人、論學問》 – 余海峯

Published
Categorized as 科普

By David Yu

David Yu is the father of Simba and an Astrophysicist. He obtained his PhD in Astrophysics from the Max Planck Institute of Extraterrestrial Physics, Germany. He was formerly a postdoc at the KTH Roy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Sweden, and is currently a lecturer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e served as the host of the RTHK TV31 programme Science Night, the Depute Editor-in-Chief of the Taiwanese Science Magazine Physics Bimonthly, and the Science Consultant of Stand News. The books he authored include Dr David’s 21 Mysteries of The Universe (2021), Space – A Down-to-Earth Astrophysicist (2021), Time – A Spacetime Journey of Astronomy and Physics (2019), and Secrets from the Stars (2017).

5 comments

  1. 早幾日有個天文界老前輩分享一段hitrate勁高嘅片(12年的),仲話太陽系真實運動最後好有啟發性。段片做得靚,睇睇下唔對路,內容錯,仲最後加啲個人信仰咁啲嘅嘢。13年bad astronomy 插佢,作者唔認,仲話根據人哋model做(所謂嘅根據係個無科學專業,吹水維生嘅人)。之後好多人插,作者就出咗篇”i am dj, not scientist”。之後有個科學家Rhys Taylor同佢慢慢傾,上個月個作者出咗新版,認加咗個人信仰。
    https://plus.google.com/+RhysTaylorRhysy/posts/aNQjsgf41ea
    Rhys個blog都好多嘢睇。

    返返前輩係group個post, 我覆咗已被證錯,加bad astronomy link,只係換來前輩個like,睇黎佢都無諗住edit post.

    原本都諗住揾你講呢段片,因為hitrate 高,youtube好多片recap呢段錯嘢,想揾段片好啲都搞到好辛苦。點知你就出篇文講相關概念。

    Like

    1. 老老實實,對住呢啲人,我哋唔係要去改變佢哋想法 (因為太難),而係希望可以提供反面嘅資訊畀一啲中立人士,希望佢哋自己識得分辨。

      不過有時我都會覺得好攰,浪費自己時間,好想學子華話「係咁㗎啦,好出奇呀?」不過,就係有種責任感。

      btw, 我一睇幅圖,卜一聲笑咗出嚟。

      Like

  2. 兩星期前我作FB 也呼應過你的文章:
    愚網民:
    網民要攻擊別人真容易,求其post張相 打幾隻字講佢點衰點衰 咁就大把人信哂,仲要係咁share添,只要有少少香港人應有的核心價值觀都應該識問有無証據先啦 唔求証無所謂 都唔該唔好share 啦, share 都算 被人嘈就無謂再撐啦 仲要話自己行公義 只聽片面之詞當公義 ?! 如果各執一詞有原告有被告的話 你地咁鐘意做法官咪做飽佢囉,fine 呢d係社會新文化 我都慣哂 但唔該如果只係有原告任噏 無証人 無証明 連傳說中嘅真相圖都無張 淨係得被告嘅玉照就唔好當真啦唔該 愚綱民

    Like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